离不开水的鱼

【美食组】开车什么的是不可能的

从外面看,整个屋子里只有一个房间亮着。夜也深了,房子的主人也要休息了。

弗朗西斯披着一头被打湿的金发,正用毛巾擦拭着从毛发上滑落下来的水珠。

从浴室那传来些声响——

浴室门开了,氤氲的雾气一下子跑出来。刚出浴的东方美人裹着浴袍,遮住了那具令人遐想的诱人酮体。他的皮肤还冒着热气,像是在蒸拿房里待了好一会,娃娃脸上泛着一朵朵红晕。

房间里的空调虽然已经调到了舒适的温度,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还是让他晕乎乎的脑袋冷静下来。

王耀看看床沿上的弗朗西斯,不由分说就扑进他的怀中,坐在他两腿之间。一只手递上一条毛巾。

弗朗西斯接过毛巾,包住了他的脑袋和一头乌发,细细的揉搓起来。

明明同是男人的头发,王耀的头发却像丝绸一般柔顺。

“耀,你身上好香啊。”

王耀敏锐地感觉到了,弗朗忽然地靠近自己,别在耳后的碎发散开。未干的发丝夹带着水珠和冷空气拂过脖颈的皮肤。那种被撩拨的感觉瞬间放大到令他心猿意马。

“别弄,痒。”

他一把拍开弗朗滑到自己腰肢上的手。就听见恋人埋在颈窝发出的闷闷的声音像是抱怨:

“可是我想做嘛……”

恋人的请求直直闯入耳朵,他用着说情话时的语调,突然的心跳加速像是在叩击着心房。王耀忽然软下口气来:

“等擦完头再说。”

——

————

俩人在一起生活,差不多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了,彼此之间被时间磨合得更加契合。

在生活中,应该说是一方迁就另一方,只要不触及底线,为所欲为一点也没关系。而在床上,王耀是完全顺从弗朗的,当然会尊重他的意愿。

——

————

此时两人坐在床上,互相对视着,像是在商量着什么……

弗朗先开口了:

“五次 ”

王耀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说:

“三次”

“五次嘛……”

又来了,那种抵挡不住的撩人语气

算了放大招

“不做了”

弗朗急(吉)了:“好好好那就三次”

“怎么了?”为什么这么盯着我看

“……四次呗”

王·不想吃亏·觉得五次有点多三次有点少·耀 这么说

……

“真是输给你了”

弗朗上前捧着他的脸颊怜惜得亲了一口,语气里是对恋人满满的宠溺。

……

>>>

“小耀你是 不相信我能一夜七次吗?”

“我担心我的腰……”

作者:其实他们并不是每次做前都会这样讨价还价啊ヾ(●´∇`●)ノ看着高兴就行了~

【柚天】天天生气了!哄不好的那种!

●圈地自萌,请勿上升到真人

●第一次写柚天同人文,不对的地方还请指出(第一次写,好激动啊!!)

●里面柚子好像是个...腹黑???天总是个傻白甜被撩的(???)

●你们如果看完了,应该能看出来...这是事/后(捂脸)

结束了一天训练的金博洋,疲惫地回到家中。还没到卧室,他就把外套褪下随便地扔在客厅的地上。

顺带着骨节分明的手解开了衬衫上面的两颗扣子。然后把自己埋在卧室的大床里。

果然还是自己家里面舒坦,他整个人都陷在松软的被子里。似乎还是在迷迷糊糊想睡的时候,手机的铃声叫醒了他。

他坐起身来,看着屏幕上还闪着光的提示消息,他想都没想就接了。

接通了,对面却是一片死寂。揉揉松弛的睡眼,天天没脾气地问道:“谁啊?”

“...天天?”

“嗯。”他试图回应着手机里传来的略带些低沉的好听嗓音,但又没有反应,像他一人自言自语似的。

……房间又恢复了寂静几秒钟

“天天你没开麦克风哦。”

眼睛还看不大清,他手忙脚乱地在手机上寻找类似麦克风的图标,点开后,他对着平躺在他面前的手机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...

“呵~”对面传来一声愉快的轻笑,天天马上就认出这是柚子的声音。红晕蔓延至耳根。

天哪!!柚子声音怎么这么好听!

天天甚至能脑补出柚子笑的模样,嘴角上扬露出一排小白牙,眼睛都染上了笑意...

“天天在想些什么呢~”

“什么也没有!”自己刚才心中所想好像都被人窥探尽了,天天红着脸反驳,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说服力。不过也没事,反正对方也看不到。

柚子知道对方已经打开了麦克风,但就是不说话,他便想逗天天一下,果然,反应很可爱啊~

突然话锋一转,柚子还是问出了他的问题,同样也是这次语音通话的目的。感觉不好好确认一下的话会很不放心的啊...

“咳...天天,你、那个...没事吧...”

“嗯...”

糟糕啊……气氛一下子变得好尴尬,原本都打算说出来的话变得羞于启齿了啊……

两人都这么觉得,还是有一个人先出声,打破了尴尬——

“天天,那个,能不能视频通话啊?”

“欸?为什么?”

“我想看看天天...”看到你没事,我才放心啊...

妈呀柚子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了!自己一定要冷静……冷静!冷静!

然后就是天天被突然出现的视频聊天邀请吓到,手一抖,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。

在接通之前,天天快速地整了整头发,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颊,企图让脸的温度降下来点。结果收效甚微,接通后,天天在柚子眼中更加诱人了。

天天被柚子盯得不自在,怎么说都不想转过头看向手机的位置。手机被放在了柚子要求的距离,柚子则在另一端的屏幕前仔细观察着别扭的某人。

最后目光定格在某处,天天扭头露出的修长脖颈上,嗯……战况惨烈……

那里零散的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吻痕,暧昧的痕迹随较明显的胸锁骨线一直延伸到衬衫里,洁白的衬衫下都是柚子留下的痕迹。

“天天,你刚才就这样回家的吗”柚子尽量小心翼翼地问,要是惹天天生气那可就不好了。

“是啊...我还穿了个外套,怎么了吗?”

啊是那个连衬衫的衣领都挡不住的外套啊...早知道就把我的外套给天天了…

柚子指指脖子的位置,天天起初一脸懵逼,直到他去照了“镜子”这种东西——

然后柚子就听到卫生间里爆发的一声惨叫……

……

“天天我错了”

“天天不要再生气了好吗”

“天天、天天...”

两人还在通话中,柚子看着天天留给自己的背影,止不住温声细语地道歉,结果他还是生气了啊

笨蛋,谁生气了啊……被人这样一遍遍地叫着名字,谁还能生起气来啊

维持着同一个动作太久了,天天把自己团成一个球,在暗暗琢磨着心里的那些小九九。

根本就生不起气来啊……

“天天你不舒服吗?欸我已经好好的清理过了啊,这次我也没有太粗暴啊……”

看着团成一团的天天,心知肚明的,却还是忍不住啊...逗天天玩真的很有意思啊~

“闭嘴!不要再说了!”

我生气了!哄不好的那种!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柚子你会失去我的!(´;ω;`)

一神一鬼

打着昏暗的灯光的小后巷,没有人经过的地方。里面却站着黑白两个人影。听起来似乎像是黑白无常,然而他们就只是两个喝醉酒的人罢了。

醉醺醺的,他们互相搀扶着。明明平时连碰一下都会惹得对方雷霆大怒。

鬼灯要比平时慵懒的多,连嘴角都多出了不该有的弧度。可能是因为白泽珍藏的那坛“霸王醉”,他还当是什么好酒,一杯下去烧得烈喉,那团火直窜进了胃。看着白泽那有些惊恐的表情,不适减轻了。俩人甚至还拿这坛酒来拼酒量。

晕——像踩在棉花上,反倒让人不安心。

实在不行,就靠在墙上歇一会。

在寂静的小巷,衣料与墙壁摩擦的声音,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嗯?恶鬼...”

完全是被声音所吸引,白泽回过头就看见靠墙坐下的鬼灯,低垂着头,头发散落下来,都被笼罩在高墙投下的阴影中。

脚步声响起,又停下,停在鬼灯跟前。

白泽抱膝蹲在那里,身着的白大褂的衣摆正好垂在脚踝处。如孩童般乖巧,脸上却染上了过分的酡红。

白泽也醉了,只是醉得太过清醒。他看着——鬼灯那如同被浓墨施过一笔的眼眸细眯着,遮住了他眼中的淡漠疏远,挡住了深藏眼底的厌恶憎恨。这样的鬼灯,都是他没有见过的。

而这样的鬼灯,他想看清……

他身体前倾,细长的眉毛皱着,眉心处隆起一座座小山丘,它压低了眼眸,做出想要看得更清的努力。只因酒精让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。

距离越来越近,却还不够似的。直到温热的呼吸悉数扑在对方的脸上,鼻尖马上就要相错紧贴时。来自额头的刺痛让他梦醒了...

白泽一直在提醒自己,这般幼稚的行为,不该是活了上亿年的神兽所为。白泽也知道,自己这样哪还有个神的样子...

神,理应高高在上,供人景仰。

神,是不爱任何人的...

可他却与一鬼纠缠甚久,坠入人世情网,被红尘绊足

……

他缓慢地撤离身子,看向天上繁星密布,被包裹在沉影暗幕中。如此静谧的夜,还是让它一直寂静下去吧。

突然鬼灯抬手抓住了即将撤离的白泽,力气比平时还不知轻重。白泽的身形一顿,接着又跌落到鬼灯的怀里。他手臂一横,紧搂着白泽的腰肢,两人更加贴近。

鬼灯在白泽鬓角厮磨,想在白皙的脸上一亲芳泽时瞥见了红肿的额头。那里非常敏感,禁不住他头上的角的触碰。鬼灯将头埋进颈窝,深深嗅闻着和酒香交缠在一起的淡淡药香。这香味似曾相识,在弥漫的酒精中直直闯进了鼻腔。

鬼灯邪魅一笑,强硬地向对方索取了一个深吻。

“你不是想亲吗...要这么亲才对。”

唇唇相印,舌尖挑逗着情欲。灼人的体温,感染了双方。全身上下的感官变得无比敏感,每一次触碰都牵动着神经,急速地跳动...

……

他们只当是酒精控制了大脑,驱使着身体,无法地纠缠在一起。殊不知其中还掺杂着互相喜欢的情愫……它们在深处,埋藏在泥土下面。因为他们的主人,都不想把这层泥土拨开,露出本来的模样...

也许明天,主人的心意,两人的本意,一切都会见分晓……